您當前的位置: 香港到內地物流中心 > 正能量

  • 2021-01-12 09:25
  • 來源: 工人日報
  • 作者:

  一踏上石家莊的土地,來自河北遷安市人民醫院的焦立兵和嶽亞軍的心就緊張起來。

  冷冷清清的街道,行色匆匆的路人。這樣的情景,和去年哥倆支援武漢時見到的幾近相同。

  在寒風凜冽的嚴冬,“生死弟兄”再次出征,馳援石家莊。

  參加家鄉“保衞戰”

  2020年2月,曾是醫院重症科護士的焦立兵和手術室護士的嶽亞軍同赴武漢,在江岸方艙醫院共同抗疫。

  11個月後,2021年1月7日上午9時多,焦立兵、嶽亞軍和醫院的8名同事,坐火車趕到了石家莊。10時左右,一行人來到位於石家莊裕華區的賓館駐地。

  兩人都有些緊張,“畢竟疫情無大小。”嶽亞軍説。

  讓兩人高興的是,他們又被分配到同一個房間。

  “2017年我們一起在石家莊進修,去年一起去武漢抗疫,這次又都報名參加家鄉‘保衞戰’。我倆是‘生死弟兄’。” 在電話中,嶽亞軍對《工人日報》記者説。

  整理行囊,做“戰前準備”,兄弟倆一直忙活到中午。“午飯過後,所有人都沒休息就投入了戰鬥。”焦立兵説。

  焦立兵和嶽亞軍此次到石家莊的任務,就是支援當地做好全員核酸檢測。從中午到晚上,在石家莊裕華區東苑街道,在辦事處、居委會工作人員的帶領下,為東苑街道社區居民進行咽拭子採樣。

  石家莊的冷,絲毫不遜於遠在燕山腳下的遷安。“身上讓防護服捂得出汗,手卻凍僵了。”焦立兵説。直至晚8時,完成當日全部檢測任務的哥倆回到了駐地。“累壞了,到了賓館直接就把自己撂倒在牀上。”

  “爸爸對得起這身白大褂”

  檢測,檢測,還是檢測。在爭分奪秒的工作中,時間飛逝,1月11日,已是這對“生死弟兄”來石家莊的第5天。

  稍有空閒,妻子和孩子可愛的面龐就會浮現在他們眼前。

  焦立兵女兒還不滿6週歲。出征武漢時,小傢伙還不懂父親要奔赴疫情一線直面生死,“她只是覺得我要出差了,有點傷心。”焦立兵説。

  當焦立兵毫不猶豫奔赴湖北的時候,同是醫護工作者的妻子翟小雙,也遞交了請戰書,戰鬥在當地抗擊新冠肺炎疫情一線,孩子只能被送到了爺爺奶奶家。時間長了,哭着向爺爺奶奶要爸爸媽媽的小傢伙似乎有些適應了,她給在武漢的爸爸畫畫,還在畫上歪歪扭扭地寫上“爸爸加油”。

  而這一次,小傢伙似乎明白了一些狀況,雖然感覺爸爸又要“出差了”,但這次她把爸爸的脖子緊緊摟住,告訴爸爸:“我想你,快回來。”

  1月9日,嶽亞軍在朋友圈分享了自己的喜悦:“今天媳婦第一次感覺到了胎動,辛苦了媳婦。”

  嶽亞軍女兒今年8歲了,上小學一年級。妻子在遷安市中醫院工作,已懷孕3個多月。

  來石家莊前,嶽亞軍負責女兒學校的核酸檢測採樣,女兒認出了穿防護服的爸爸,“這次我出征,她從我到她學校採樣的時候心裏就明白了。” 嶽亞軍説。

  這次出征石家莊,嶽亞軍更為牽掛懷孕的妻子,雖然妻子輕描淡寫地説,“照顧好自己,不用操心我。”可越是這樣,嶽亞軍就更覺虧欠。“我要好好愛她一輩子。”嶽亞軍説。

  女兒同樣是嶽亞軍的牽掛。嶽亞軍在武漢時,妻子在當地忙着做疫情流調工作,女兒交給了妻妹照顧。女兒每天都盼望着嶽亞軍回家。一天夜裏,女兒突然大哭起來,她抽噎着告訴小姨:“我剛才聽到門口有腳步聲,以為爸爸回來了。我跑去開門,才知道自己是在做夢……”

  每天回到駐地,和在武漢一樣,與家人視頻,成了這對“生死弟兄”解乏解累的好方法。在武漢時,焦立兵和嶽亞軍愛給孩子們看濕透的防護服照片;在石家莊,他們給孩子看自己凍僵的手。“就想告訴孩子,爸爸在關鍵的時候不慫,對得起這身白大褂!”

  李昱霖

編輯: 楊楊
推薦閲讀
從開天闢地到百年風華


發佈於2021-01-20 12:18:23

熱點圖片